快捷搜索:

植物都有哪些特有的“化学军器”?

  植物利用它们自己特有的分泌物质作为“化学武器”来对付昆虫和其他动物,取得生存的权利,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。这是植物对动物实行的“化学战”。

  在丰富多彩的植物世界内部,有些植物也常常利用特有的“化学武器”来对付自己的“邻居”,这就是发生在植物之间无声的“化学战”。

  苦苣菜就是欺弱称霸的典型。它是一种杂草,可是你千万别小看它,它竟敢欺侮比它高大的玉米和高粱。在玉米或高粱地里,如果苦苣菜成群,它们就会称王称霸,并将玉米或高粱致于死地。苦苣菜使用的法宝就是它们根部分泌的一种毒素,这种毒素能抑制和杀死它周围的作物。

  在葡萄园的周围,如果种上小叶榆,葡萄就会遭殃。小叶榆不容葡萄与它共存,它的分泌物对于葡萄是一种严重的威胁,因此,葡萄的枝条总是躲得远远的,背向榆树而长。如果榆树离葡萄太近,那么,榆树分泌物的杀伤力就更大,葡萄的叶子就会干枯凋萎,果实也结得稀稀落落。如果葡萄园周围是榆树林带,距离榆树林带数米处的葡萄几乎全被它们致死。

  在果园里,核桃树对苹果树总是不宣而战,它的叶子分泌的“核桃醌”偷偷地随雨水流进土壤,这种化学物质对苹果树的根起破坏作用,引起细胞质壁分离,因此,苹果树的根就难以成活。此外,苹果树还常常受到树荫下生长的苜蓿或燕麦的“袭击”,使苹果树的生长受到抑制。

  那小小的紫云英,也常常依仗自己叶子上丰富的硒去杀伤周围的植物。下雨天气是它杀伤其他植物的有利天时,硒被雨冲涮、溶解,流人土中,毒死与它共同生长的植物,成为小小的一霸。

  生长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部里上的野生灌木鼠尾草,称霸得更凶,它的叶子能放出大量的挥发性化学物质,主要是桉树脑和樟脑。这些物质能透过角质层,进人植物的种子和幼苗,对周围一年生植物的发芽、生长产生毒害。鼠尾草的这种“化学武器”十分厉害,在每棵鼠尾草周围1~2米之内,竟寸草不长!

  在植物界也有双方鏖战,两败俱伤的情况,例如菜园里的甘蓝和芹菜就是一对“冤家”,它们的根部都能分泌化学物质,作为杀伤对方的“化学武器”,两者碰在一起,谁也不示弱,谁都想把对方制服,结果鏖战一场,弄得两败俱伤,双双枯萎。

  水仙花和铃兰花都是人们喜爱的花卉,如果把它们放在一起,双方也有一场激战。双方散发的香味都是制服对方的“武器”,一场激战之后,结果双双夭折。

  从上面所举的事例可以看出,植物之间的“化学战”使用的都是“化学武器”,而这些“化学武器”都是它们各自特有的化学分泌物质。近年来,各国对植物化学分泌物质的研究都很重视,现已形成了一门崭新的科学——化学生物群落学。植物的分泌对于它们的生活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,研究植物的分泌,可以为作物的间作、套种,混作,为合理地选配造林树种以及合理地布置果园提供可靠的科学依据。

  在农业生产上,人们常常利用植物特有的“化学武器”来防治病虫害和消灭田间的杂草,这对农业增产、减少使用农药、避免环境污染有着重要的意义。

  例如,菜粉蝶害怕番茄或莴苣的气味,只要把番茄或莴苣跟甘蓝种在一起,就可以使菜粉蝶不敢靠近,从而使甘蓝免受菜粉蝶的侵害。在大豆地里种上一些蓖麻,蓖麻的气味会使危害大豆的金龟子退避三舍。大白菜容易得根腐病,而韭菜能充当大白菜的“保健大夫”,为大白菜治病。大蒜分泌的大蒜素,也有很强的杀菌作用,它也是大白菜的“保健大夫”。大蒜还能抑制马铃薯晚疫病的蔓延。南方的油茶是一种油料树,它经常得烟煤病,原来山苍子的叶子和果实能散发芳香油,芳香油中的柠檬醛有杀死烟煤病菌的能力。所以,山苍子也是专门为油茶治病驱魔的大夫,洋葱跟胡萝卜间作,可以互相驱逐对方的害虫。

  有些植物根部的分泌物,常常是消灭田间杂草的有力“武器”。例如,小麦可以强烈地抑制田堇菜的生长,燕麦对狗尾草也有抑制作用,而对许多杂草都有抑制作用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